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 > 小说简评 > 正文

  开在盛夏的合欢花

  夏沫沫上大学已经一年了,当年的丑小鸭在大学开放的环境里已变成了天鹅。夏沫沫是个精力旺盛的姑娘,她把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当当,大学生活快乐有趣,她自己过得充实又精彩。

  夏沫沫是个有才情的姑娘,她喜欢看书,也喜欢写些漂亮的文章,笑起来的样子能融化掉整个世界。

  学校操场旁边种的一排排合欢树开了花,盛夏时节,红色的绒花像一团团火焰燃烧在绿色的叶子中。夏沫沫特别喜欢这种花,经常摘下几朵夹在书中做书签用,有时候也把它别在头发上,乌黑飘逸的长发配上一朵红色的绒花,夏沫沫俨然成了一位超凡脱俗的公主。合欢花盛开的时候,只要有时间,夏沫沫都会坐在树下的长凳上看书、看花、看过往的行人。

  眼看着周围的朋友们一个个谈起了恋爱,夏沫沫独处的时间多了起来,宿舍里每天晚上的 卧谈会 ,话题总离不开男朋友和爱情,几个如花绽放的女孩子天天在爱情的快乐和烦恼中纠缠,她们劝夏沫沫: 赶紧找个男朋友,在大学里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就太亏了。

  夏沫沫对这样的劝告总是莞尔一笑,然后继续看自己的书。

  她们不知道,夏沫沫的爱情之花早就盛开,开的同样炽热灿烂。

  高三的时候夏沫沫遇到了自己的初恋,两人虽未挑明,但心中早已互生情愫,但大家忙于高考,实在无暇顾及其他。等到上了大学,那个男孩找到她,在她们学校的那排合欢树下用炽热的心和炽热的唇融化了夏沫沫,在害羞、紧张和甜蜜中,夏沫沫开始了她的初恋。

  夏沫沫与男朋友不在一个学校,也不在一个城市,夏沫沫有一半的生活费花在了火车票上,同宿舍的姐妹们只知道她是个恋家鬼,殊不知她满怀着少女柔情在为爱情奔波,那样的日子虽然苦累,但夏沫沫心里全是满足。

  初恋结束的很意外,意外到夏沫沫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接受。

  那次夏沫沫没有告诉男朋友自己要去找他,本来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的,可当她看到男朋友和另外一个女孩依偎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瞬间被击溃。

  经过一番必然的争吵和纠缠后,夏沫沫的初恋结束了。一年时间,两地分居,留下的除了满身的伤痛外,还有抽屉里一沓沓的火车票。

  夏沫沫花了半年时间才从之前的感情中走出来,那段时间,她努力装出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只是在夜深人静或者独处的时候,她偷偷地哭过无数次。很长一段时间她不再去合欢树下,因为在那里她和男朋友打过无数个甜蜜的电话,这些回忆刺痛着她的心。

  当盛夏的合欢花再次绽放时,夏沫沫又穿着漂亮的长裙坐在长凳上看书了,那个快乐充实、笑容能融化世界的姑娘回来了。她依然会将合欢花摘下来夹在书里、别在头发上。

  当夏沫沫捧着一本小说沉浸其中的时候,从枝叶繁茂的合欢树上突然掉下来一个人来,吓了她一跳。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我只是想摘几朵合欢花,没有恶意。 树上掉下来的男孩晃了晃手里的花枝先开口道了歉,显然他并没有受伤。

   哦,没什么。 夏沫沫合上书,准备走开。

   等等,你叫夏沫沫吧? 男孩叫住了她: 上次校报上的那篇采访《毕业了,他们这样说》是你写的吧?写的很不错,我在上个礼拜的书友会上看到过你。

  夏沫沫停了下来,她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皮肤黝黑、身材壮实、一看就不爱学习的男孩竟然知道她的名字和文章,还参加了书友会。

  夏沫沫没有回答,只是用不满的口气问道: 你摘花干什么? 那口气,好像这花是她一个人的。

   这花挺漂亮的,拿回去养几天。 男孩笨拙地解释着。

   哦,再见。

  夏沫沫转开离开,留下那个男孩仍在风中发愣。

  几天之后夏沫沫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是夏沫沫吗?我是书友会的程煜,前两天我们在合欢树下见过,明天晚上书友会有活动,会长让我通知一下你。

  夏沫沫在书友会上再次见到了那个从合欢树上掉下来的男孩,她已经知道他叫程煜,一个和名字一样灿烂的男孩,今天他似乎特意打扮了一番,白色的衬衫配上韩版修身长裤,显得精神帅气。

  程煜主动和她攀谈起来,话题离不开读过的书和写过的文章,夏沫沫好久没有如此畅快地和人聊天了,特别是聊她喜欢的东西。后来,程煜抱起吉他唱起了夏沫沫最喜欢的歌,琴弦微动,撩拨的夏沫沫的心有些慌乱。那天,夏沫沫心里关了好久的窗,打开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程煜向夏沫沫发动了爱情攻势,他们两个在别人的羡慕中走到了一起。爱情的滋养让夏沫沫恢复了活力,她的文章一扫之前的阴霾,开始变得轻快起来,像草原上尽情奔跑的小鹿,夏沫沫再次体会到了心跳的感觉。

  那年夏天,程煜用自行车载着夏沫沫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来回穿梭,夏沫沫的裙角在晚风中轻轻飞扬,她将脸贴在程煜宽广的后背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与安全。

  程煜和夏沫沫在合欢树下的长凳上你侬我侬地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夏沫沫告诉程煜: 合欢花的花语是永远恩爱、两两相对,是夫妻好合的象征,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它。 程煜听完,上树摘下很多合欢花,夹在了夏沫沫的书里、别在了夏沫沫的长发上,夏沫沫醉心地享受着这份美好。很久以后夏沫沫才知道,她和程煜在合欢树下的相见不是偶然,而是程煜的特意安排,他早已注意到了这个颇有才气却略显冷淡的可爱女孩。

  程煜学过乐理,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将夏沫沫公开发表过的一篇诗歌配上曲子,在夏沫沫生日的当天唱给她听:爱情是杯酒,苦涩又甜蜜;爱情是盏茶,清淡又温暖;爱情是身体的牵绊;爱情是心灵的寄托 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啊,我们享受爱的快乐,又能否承受爱的痛苦。

  夏沫沫用炽热的吻回应了程煜这份独特的生日礼物,那一刻,她觉得好幸福。

  寒来暑往,夏沫沫和程煜的爱情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夏天和冬天。和所有的情侣一样,他们也有争吵。夏沫沫是个普通人,有着小女生共有的胡闹任性,程煜大男子主义惯了,对此颇不能忍,两个人的战争在这样的情况下爆发,可每一次夏沫沫的一脸委屈都让程煜心软,然后主动道歉,于是两人又和好如初。

  他们一起上课,也一起逃课,周末了出去逛街,放假了出去旅行,考试前通宵突击看书,吃饭时两双筷子在同一只碗里争抢。

  夏沫沫经常问: 你爱我吗,程煜?

  程煜这个时候会扳过夏沫沫地肩膀,看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认真地说: 夏沫沫,我爱你,永世不变。

  大学生活快要结束了,夏沫沫和程煜开始奔波于各个招聘会场,虽然工作并不好找,但两个人商量好了,无论如何一定要留在这个城市里。那段时间,夏沫沫和程煜整天紧张地四处跑招聘会、投简历、参加面试,共患难的日子没有让他们退缩,反而让他们感受到了同甘共苦的快乐。经过一番艰难地努力后,夏沫沫和程煜终于如愿以偿。

   毕业即分手 的诅咒在他们身上并未发生,他们的爱情仍在继续。临近五月,校园里充满了伤感的气息,许多曾经天涯海角的情侣在校园里痛哭起来。夏沫沫和程煜手牵着手,依然继续着他们的浪漫约会。

  毕业的日子来临了,程煜牵着夏沫沫的手在校园里最后走了一遍,操场旁边的那一排合欢树长得更茂盛了,夏沫沫坐在长凳上拨弄着头发,静静地问: 你爱我吗?程煜。 程煜扳过夏沫沫的肩膀,看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认真地说: 夏沫沫,我爱你,我要娶你,永世不变。

  两颗年轻的心碰撞在了一起,炽热的吻代替了所有语言。

  天上的流云轻盈地飘荡着,栖息在合欢树上的鸟儿们振翅高飞,歌声悠扬。

  夹杂着兴奋和憧憬,夏沫沫和程煜开始上班了。

  夏沫沫在一家报社里任编辑,虽说是编辑,但论资排辈,她还只算得上是后生小子,每天她都被一堆乱七八糟的材料给湮没,等处理完事情,人已散了架。程煜做设计,加班熬夜是常有的事,还得忍受来自领导和客户的斥责。

  工作自然是辛苦的,要想在这个拥有庞大人口的城市生存下去,任何人都过得不轻松。夏沫沫和程煜不能天天见面了,电话成了沟通的主要工具。每天,疲累的两颗心都要彼此安慰,他们一起憧憬未来,一起设计以后四五十年的生活。那段难熬的日子,两个人就这样坚持了下来。

  夏沫沫首先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虽然不多,但足以让她兴奋,她请程煜去最好的情侣餐厅吃了一顿晚餐,虽然之后得有半个月要节衣缩食,但她并不在乎。丰盛的晚餐和浪漫的红酒让两个人都醉眼朦胧,程煜再次唱起了那首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歌: 爱情是杯酒,苦涩又甜蜜;爱情是盏茶,清淡又温暖;爱情是身体的牵绊;爱情是心灵的寄托

  他们度过了永生难忘的一夜。

  美好的青春啊!

  生活的巨轮始终推动着人们不断向前,地球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悲伤和痛苦而停转,人的一生中痛苦多于快乐,但就是因为那一点点快乐,我们仍要努力向前。可是,当人们面对现实的时候,年轻时许下的誓言就变得轻浮且不切实际,爱情这个奇妙的东西能坚强地击溃一切外界攻击,却脆弱地经不起任何内部瓦解。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当曾经美好的一切有一天变得无比遥远时,爱情也像风中的柳絮一样成了伤害。

  忙碌的生活冲淡了当初的爱情,悠扬的琴声已成绝响。

  夏沫沫和程煜在两条路上渐行渐远,他们的爱情出现了裂痕。

  裂痕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谁也说不清楚,只是当他们发现时,已经无法挽回。

  又是一次争吵,原因不详,但结果却很明显 没人再为此道歉了。

  夏沫沫美丽的大眼睛噙满了泪水,已没有了往昔的光彩;程煜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心里头极度烦闷。

  分手吧!

  这句话还是说了出来。

  回学校吧,在盛开的合欢树下结束一切。

  他们最后一次回到了学校,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合欢树下,

   程煜,你还爱我吗?

  沉默。

  夏沫沫转过身去,肩头微微耸动,裙角被晚风轻轻吹起,飘扬在在合欢花的花香中。

   你还记得合欢花的花语吗?

  程煜的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我想再听一次你为我写的那首歌,可以吗?算是最后的请求。

   爱情是杯酒,苦涩又甜蜜;爱情是盏茶,清淡又温暖;爱情是身体的牵绊;爱情是心灵的寄托

  程煜的嗓音还是那么动听。

  夏沫沫慢慢地向前走,不再回头。

  身后的歌声还在继续。

   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啊,我们享受爱的快乐,又能否承受爱的痛苦。

  程煜的声音变了调,惊起了栖息在合欢树上的小鸟,扑愣愣地飞走了。

  树上的合欢花依然开的正盛。

  夏沫沫再也不喜欢合欢花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云顶娱乐场线路检测-云顶集团注册送28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