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 > 小说简评 > 正文

  油 饼

  下了车,我一路奔跑着,几乎用上全部的力气。

  离家还有两条胡同,我就闻到了久违的扑鼻的香气。

  跑进家门,我大声地喊: 娘,我考上了,我考上了。 话一出口,不知是因为跑的急,还是情绪所致,眼里竟有些潮湿了。

  娘笑莹莹地从屋里走出来,嘴里不住声地应着我: 娘知道,娘就知道你一定行 。

  娘手里端着个盘子,盘子上是一张金黄金黄的油饼。

   饿了吧!看看娘给你做了什么,你闻闻,多香。快,趁热吃了

  我看看娘,再看看那油饼,竟忍不住,大滴大滴的泪涌了出来。

  娘看着我,眼圈也红了。她喃喃地说: 是娘不好,娘让你受委曲了 。

  在我五岁的时候,爹爹因为车祸离开了。从此,我便与娘相依为命。农家院里的活儿,都是要些力气的,娘一个人操持家里田里,辛苦自不必提了。虽然我也会帮她,但她常以读书重要不让我帮。我快初中毕业的时候,邻里亲戚都劝她,不要再让我去读书了,留在家里可以给她当个帮手。再说这高中又要读三年,一个人供养多不易啊。

  看着娘因操劳过度而过早衰老,我也想忍痛放弃读书了。但娘坚决不许,她说: 你是块读书的好材料,不读多可惜。你不仅要读高中,还要读大学 ,娘不怕吃苦,只要你喜欢。

  我顺利地考入了离家三十多里外的镇高中,每周末回家一次。虽然家里困难,吃的、用的都紧吧吧的。但每次娘都想着法的做我喜欢吃的东西。周一返校时,还会给我带上些吃的用的。娘总会为我烙一张油饼,那是我最爱吃的美味。娘做油饼的手艺最好了,味道那个香啊,在好几条胡同以外都能闻得到。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就这样理所应当地享受着娘给的一切,直到高一那年的暑假。一天,我照例窝在家里看书。大约九点多钟,我正要吃早饭。见娘被两个邻家的婶婶搀扶着回来,她脸色惨白,嘴唇也无一点血色,额上满是汗水。到了家,她一边对两位婶婶道谢,一边对我说,娘有点累了,躺一会儿就好了。那两个婶婶想说什么,却显然被娘用目光制止了。我送她们出门,向她们询问娘的情况,她们没好气的边走边说:养个大小伙子在家,自己拖个病身子拚命,这是何苦哎!其中一个婶婶走出去又折回来,小声对我说: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娘死撑着不让告诉你,但她可是病得不轻啊,成年到头吃喝都凑合,瞧她那身子弱的,还常犯胃病 真是苦命,熬到啥时是个头呀。

  我愣愣地回身,却看见母亲倚着门虚若地站在那里。我无言地扶着她回屋,折转身,将她早上给我烙好的油饼端到了她的面前。她摇摇头说: 娘不饿,你吃,你读书需要营养,要多吃点才行 。我的泪无声地流了下来。怪不得娘总不跟我一起吃饭,说要下地干活,早吃了 从那日起,周末和寒暑假我与娘一起干活,一起吃饭。我告诉娘,等我考上大学,再吃她做的油饼。

  那一天,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我考上大学了。我和着泪吃了娘烙的油饼。娘看着我吃,又是笑,又是哭。

  上一篇:抉择 下一篇:忆儿时之事——黄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云顶娱乐场线路检测-云顶集团注册送28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