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 > 小说简评 > 正文

  尘曦泪

  楔子

  传说有一把伞,二十四骨,名叫尘曦。传说,当尘曦被撑起时,伞下相思的人就会永远在一起,然而世人只知其神奇无比,却不知道炼制它,需要付出二十四条人命的代价。

  初 尘染

  我是一只魅,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我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于世间,魅的生命很漫长,世人都渴求漫长的生命,而我却无力于那永恒的孤独,魅的生命本就不该存在于世间,而孤独,则是赐予我的惩罚。

  正月十五,上元,我在一个竹棚里躲雨,烟雨微茫,正看得出神,不料一个书生闯入了我的视线,转身欲走,书生却凑了过来: 正元的烟雨虽是沾衣欲湿,但却冰寒彻骨,姑娘还是晚些走吧。 我一愣,好清秀的一张脸,衣服很朴素,但却十分干净。书生收了伞,从书箧里抽出了一本书,自顾自地读了起来。我对他莫名其妙的好奇, 你要去哪里? 我偏头问他, 长安,进京赶考。 书生的声音十分清脆,就像山涧里水滴碰撞。 敢问姑娘芳名? 我,我没有名字。 哈哈,也罢。 书生笑了,他笑得那样好看。 雨停了,在下告辞。 书生要走了, 路上小心!

  与书生的相遇是如此短暂,我孤独的行走在山川之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一本古籍,尘曦两字格外显眼。我想念书生,我渴望和他再次相见,思念是个可怕的东西,它让人变得疯狂,不顾一切!我决定去寻找书生。

  次 长安

  七月十五,中元,漫步在长安大街上,我开始恼恨长安的繁华,它太大了,我找不到我的书生!在一栋装饰华丽的阁子前我停下了脚步,怡红楼,这是它的名字,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拦住我,他们不是我的书生,魅的感觉十分灵敏,我看到了他们华丽的外表下龌蹉的灵魂。 相见即是有缘,姑娘何不与我们小酌几杯? 呵,他们还敢上前搭话, 小酌,几杯?

  从阁子出来的时候,雨下的越发的大了,我撑起油纸伞,二十三条伞骨莹白如玉。我在长安大街上走着,前面是个酒馆,我走了进去, 姑娘要吃点什么? ,店里的伙计十分殷勤。 我,我不知道。 这 伙计犯难了,他和掌柜嘀咕几句后给我上了一桌菜,吃完后,我正要离去,却被伙计拦住, 姑娘还没给钱呢。 钱?我没有钱。 我认真的看着他,伙计看我不像开玩笑,愣住了, 哪有人吃饭不给钱! 可是你没告诉我要钱! 我转身往外走,伙计却是不让,刚要发作,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两行清泪从我脸庞滑落。

  再 荏汐

  虽然鼻青脸肿,但我却十分开心,我终于找到我的书生了!我走了自己的名字,书生叫我荏汐,他说两次遇见都是在雨天,而我又一身青衫。但我还来不及品味这久别重逢的喜悦,就被更大的悲伤吞噬。

  书生落榜了,但并不是因为他不够努力,因为榜上都是些豪族的纨绔。书生在长安开了间豆腐坊,他说人就该和豆腐般清清白白。我随书生到了他的家,我见到了她,我生气的流下了眼泪,她却抱着我慌了。她其实和书生挺配的,她和书生十分恩爱。书生家里本就十分贫寒,我又什么都不会做,她把每天仅有的一点肉都给了我,自己却吃着自己做的豆腐,这个善良的让人心疼的女人!

  在一个午夜,我靠在窗边听雨,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我决定离开书生!魅的生命本就属于黑暗,也许我从来不应该奢求光明。

  末 尘曦泪

  我趁夜离开了长安,在冰冷的山路上走着,我的心在滴血,景物不断变幻,又似乎一直在重复,魅对危险走着天生的直觉,我陷入了秘术师精心布置的幻境,而秘术师,是不会允许魅这样的生命存在的!在竹林深处走出一个老头,他沙哑的声音在山林间回荡, 没想到现在还有魅存在,等等,这是,尘曦! 老头盯着我手中的油纸伞。 二十三骨,你! 老头十分愤怒! 我杀的都是些该杀的人! 我冷冷的说。

  我躺在冰冷的山路上,雨浇得我睁不开眼睛,魅本 就不应该存在于世上,我不应该有任何不甘,但为什么 景物不断变幻,我似乎又看到了和书生相遇的那个竹棚,我抬起了重重的眼皮,向老头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老头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长叹一口气。

  十月十五,下元,书生撑着油纸伞站在长安大街,一滴雨滴打在那青色的第二十四条伞骨上,缓缓滑落,尘曦能让伞下相思的人在一起,而这,便是古籍上从未提起的尘曦泪!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云顶娱乐场线路检测-云顶集团注册送28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