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 > 小说简评 > 正文

  离歌前序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处秋风悲画扇!

  初识时她只在黑暗的角落里种植着向日葵,也许是风雨流经你的小屋,荒凉的沙漠里风光无限。他不经意间打马路过,或许是土壤里冒出的一抹新绿,他便驻足停留

  那一日,有风吹过。是春日里来的第一次生机,绿了江南,也乱了一颗羁旅不曾停留的心。他本来只是感动纯真的天道自然,可当走近,才慢慢懂得也许世间的感动在一瞬间让自己沉沦。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青黛,然而,他的停留却是那双无神的眼眸下的静穆。他是一个剑客,盛名远扬的蜀山弟子。一柄降魔剑曾让妖魔鬼怪闻风丧胆,紫郢之名可谓如日中天。

  可在他眼中,啜手可得的名利居然在这里一文不值。他不止会降妖,更会识妖,从第一眼看到青黛时,他就知道她的来历,可是,降魔剑锈在剑鞘不肯出来。青黛是个盲女,在父母生下来后就没有看到世界的色彩,她的父亲是一个精怪,只因留恋凡尘,才会有了青黛。可是,人妖之间的爱情,本就是一个错误,天道不容禁忌,正因为如此,青黛没有看见父母的温慈,听到父母的呵斥

   郢大哥,你是修道人吧?我可以感到你剑上的气息呢 青黛在桌旁,静穆的如同一副完美的工笔仕女画,美的让天地生色,让众生沉沦。

   青黛,你会不会写字,我教你吧!我已厌倦,不谈过去好吗? 紫郢手中的降魔剑划出一道弧线,落入绿竹轩旁的竹林里。青黛的眼睛眯成一弯新月,眉黛的颦蹙,纯真得紫郢心疼。

  红袖添香,夜半读书,墨香缱绻了烛光,纸上空空只有一个缘字,在月光下化成一对蝴蝶翩翩起舞。然而,青黛的掌心里,那 即见君子,胡为不喜 的薛涛笺早就被泪打湿。

  绿竹林里飒飒的风声渐起。

  绿竹轩旁,蜀山掌教清微道长抚摸着降魔剑,剑鞘早为风雨蚀出铁锈,那柄剑锋也在欢乐悲伤的泪雨里钝若顽铁。 徒儿,你这又是何苦?为师在你下山前为你卜卦,知你将有红尘之劫,但天心难测,你们之间的爱恋,恐怕难容于世,天地虽广,来自何处,去往那里? 清微道长看着从绿竹轩里走出的紫郢,怎么看也不是曾经意气风发的蜀山弟子,曾经拿剑的手中现在却是一支笔。 师傅,我心已入红尘,则此生来自来处,归自去处,此心所安,即是吾乡。望师傅成全弟子。 紫郢手中的笔似乎为风雨所迫,在白衣上洒出点点墨迹,好似一副水墨丹青

   痴儿,一入红尘,不超脱彼岸,终究是虚若浮云,如无根之萍,你既然已经有你自己的道,那师傅只有看你自己承受一切了。罢了,有了牵挂,才能了无牵挂,不知提起,何谈放下,不入红尘,如何出尘,你切去吧,为师自会为你掩下此事,而你们自己需小心,否则,彼岸之苦,一朝尝尽矣。 清微道长扬手间,降魔剑落入绿竹林里,好似要将之埋葬在另一个世界里。

   师傅,紫郢有个请求,望师傅成全。 紫郢见清微道长转身欲走,忙上前道,清微点头示意许可。 师傅,请您施展移星换月之术,把我的眼睛换给青黛,我想让她看见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清微看着态度坚决的紫郢,一时间竟无法拒绝。 世人都愿沉溺在这个红尘俗世,可又有谁知道,有时不见或许才是幸福。只是痴儿,你却何时明白?

  叹息声还未绝,人早已了无踪迹。

   郢大哥,青黛其实就是一个傻傻的小妖,明明知道你是修道人,还是不知悔改的喜欢上你,其实,我也知道,郢大哥你早已经知道我的身份,可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青黛拉着紫郢的手,贴靠着自己的脸庞,而那里,早已为泪浸湿。突然,一双温润的手抹去了她的泪痕,近乎梦噫的声音响在耳边。 青黛,其实,我早就喜欢你呢。 青黛抬头看着那双无神的眼里留恋的爱,泪就流下来了。 青黛,若不得道,我愿为你成魔。 紫郢转头对着轩外的向日葵,院里,花开得正艳。

  江湖中没有极乐净土。蜀山弟子与妖的孽缘传遍江湖,各大门派义愤填膺,誓要斩妖除魔,以正江湖之风。绿竹轩内一片狼藉,空白纸页上的缘字撕成两半,好像一颗破碎的心。紫郢背着竹篓回到绿竹轩,残存的剑气告诉他青黛出事了。伊人渺渺,芳踪已难觅

  江湖风雨几时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云顶娱乐场线路检测-云顶集团注册送28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