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 > 散文文学 > 正文

  蓝房子记事2

  他说到蓝色痕迹的酒,于是那酒好像霎时从杯中而出,变成地上的一滩呕吐物,蓝色的呕吐物,在船舷上,被人践踏过,辱骂过,抱怨过。

  所有的一切,在成形之时已有了结局,尽管我们撒了无数的慌,用于完成所要的真诚。而那个活在过去的人,他所做的是掩盖他唯一财富的事实,对于周遭的人他只描绘他不曾拥有的时空,就像讲述一件日常事务那样熟练。于是路过的人眼睛里看到了他的花衣裳,从中臆想出可能并试图说服自己。他们认为获得了殊遇,于是展开讨论。全身灰色衣裳的人严肃而倦怠的呆在玻璃的角落里,他只有鹿的犄角,没有耳朵。所以之后我们看到,他仍可以前俯后仰的笑起来,在轨道与轨道之间,在车轮与车轮之间,他兴高采烈。木刻的眼睛,打入蛋清让它变作瀑布往内倾泻而下,于是白昼无限缩短,而夜晚,无止境的夜晚,即使在凌晨暗的格纹图案里,你也不再看见一条墨绿色透明的河敞开在垫了白布的桌面上。它不再为你而展示,它只是述说,如同两手环抱胸前。而你要睡去,经历睡眠,此后以一个肩膀,一只手臂的感知醒来在远古时代的草丛里,全身干燥,充满戒备。

  如果那人确实说了:道德其实是精神的懦弱,你就要开始丧失信心玩一次勇敢者的游戏,或相反的,一鼓作气,留着灵魂的把手,用于复苏和彻底摧毁。像务实的诗人,像贞洁的娼妓。像伸出来要钱的手。都在期待什么?让土胚子进到窑里烧得通红,流出硬的,五彩钢丝般的血液,绷得笔直,在有人回头看的路上。而空地里的金砖我们确信它被一条毒蛇砸成两半。

  你和他都要再次出发,像一对恋人,像一对姐妹,到新的爱情里面去,到新的喧嚣里面去。在那些重复迭加起来的脚步声里,在结的厚的钟乳石的缝隙中,发现各自新的彩蛋,与圣诞装饰。看到天使降临,人间喜剧。可是对于两个房间的囚徒,当自由光鲜的来临,他们于是失去了言语里共守的秘密,他们要失信于自己。看着吧,你用一只大的口袋装走了眼睛。

  上一篇:站在高高的楼上 下一篇:幕华晚歌_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云顶娱乐场线路检测-云顶集团注册送28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