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 > 散文文学 > 正文

  物交会

  年过节毕,转眼又快到了农历二月十五,我想家乡的那个小城已经早开始沸腾了,人们一定铆足了劲儿,备好足够的银两,满足庙会的购物欲。

  题记

  离开家乡很多年了,每年到了农历二月十五,家乡庙会的盛大场面,如一幅幅画面在脑海里跃动,多想有朝一日再回去看看那盛大的场面。

  家乡是一座古老的小山城,东临焦枝铁路,城西南角儿有一座气势壮观的石庙,从宋朝年间建庙开始就有了每年的庙会,流传至今,庙内香火旺盛,灵气十足,人们对于庙会是年年赶,年年新鲜。

  最早时候的庙会一直在庙门前举行,叫石庙会,过去人们普遍贫穷,会费由庙上出一部分,居士们凑一部分,也只能请一台大戏,三天会期,四乡八堡的香客乐意不绝的前来烧香拜佛赶会。

  随着时代的发展,庙会场面逐渐扩大,内容增多,庙面门前的场地已经满足不了需求,从七十年代初由政府接管,把庙会改成物资交流大会,会期七天,主会址挪到东河滩,沿着弯曲的滨河大道,环绕半个山城。

  在我们那里,每年的物交会要比过年热闹的多,各家各户都会提前邀请亲戚朋友来赶会,有的家庭人客大,干脆就在院里立起大锅灶。

  物交会覆盖着周边上百里地的人口,每年这个时候,方圆几百里的各种大小生意,都提前做好了准备,全国各地的马戏团, 歌舞团,大型的供销社,各个行业,争先报名,各地的大卡车,小卡车,拖拉机,人力车,满载着各种货物,纷至沓来,从二月初几政府开始场地规划,一块一块的地皮圈上白灰,街道规划得井井有条。

  二月十三大会正式开始,临水边一座座黄蓝相间的,深绿色等,帆布大棚坐东向西,赫然耸立,那是各地来的大型马戏团,歌舞团,三台大戏一字排开,为了争抢观众,各自拿出看家本领。河滩上边一道街全都是饭店,什么包子油馍胡辣汤,羊肉扯面喷喷香,葱花儿放的闹囔囔。再往上边是大大小小小的供销社,各样的布匹衣服,色鲜样美,玲琅满目。还化分很多小区域,有的是农业生产用的各种农具,叉耙扫帚吽笼嘴,犁镂锄粪耙子。有的是牲口交易地方,小到小鸡小猫小狗,大到骡马牛驴羊。有的是家具市场,什么高低柜,组合柜,写字台,桌椅板凳,样样俱全。还有很多打散边的,什么挑挑儿的买菜儿的,吹糖人的卖画儿的,箍撸锅的卖蒜儿的,叫唱的,卖当的,抽签算卦的,五花八门,都有各自的小市场。

  每年刚进入阴历二月,父亲就大发会瘾,心驰神往来到我家,和所有的老年人们一样,扳着指头数日子,翘首期盼,会场正在规划筹建的时候,每天都迫不急待的去转一圈儿。

  在那相对贫穷的时代,有很多老人一辈子没有机会走出大山,只有盼到物交会上,才看到他们没见过的稀罕玩意儿,买一些本地买不到的东西,他们趁着会刚开始的时候人少,清晨早早的背上一把小椅儿,到处走走看看,转够了坐在沙滩上,沐浴着春日的阳光,翘着二郎腿儿,叼着旱烟带,吞云吐雾,悠然自得的看那不掏钱的大戏,曲剧,越调,梆子戏,想看那台看那台,中午戏演完了也看累了,可以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吃,酒足饭饱,躺在细软的沙滩上,享受着暖暖的太阳被,呼呼噜噜,地睡上一觉,下午接着看,精神头儿足的人,还再来个连灯扩,那是一种莫大的精神享受。父亲每天赶会回来,都会给外孙子们买甘蔗,花戏台儿(大米花糖稀做的圆球)或者包子油膜等。

  二月十五日是正会,那天是祭拜天神的日子,各个厂矿企业和学校统统放假三天,十五的清晨,天刚麻麻亮,通往会场的各个路口,人流如潮。每个行政村的文艺团体,舞龙的,打狮的,踩高跷的,还有秧歌旱船舞蹈队,排成长龙,集聚在火车站,有政府领导统一指挥,上午八点开始出发,几面彩色会旗打头,拖拉机拉着大鼓大镲,文艺大军浩浩荡荡,舞龙队先到东河大桥下边,象征性的给龙饮水,然后开往大庙门前,领头的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挑起一挂带大雷子的万字头鞭,震耳欲聋,在庙门前大铜香炉里,焚上高香,祭拜天神,然后集体三叩首,紧接着各个文艺团体,给天神献艺表演,以祈求天神保佑此年五谷丰登,民众安居落业。表演完毕,大部队由西向东穿过临时街道,到达主会场,展示精彩的表演,整个会场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不时听见戏台上高音喇叭喊谁家的孩子挤丢。

  十五那天,饭店供不应求,农村过来的怕吃不上饭,都是自带干粮 ,小摊小贩儿们路边上摆满了大桶小桶,大米粥,小米粥,还有美味的浆面条儿,摊贩儿们看谁喊的声音洪亮:刚出锅的浆面条儿 两毛钱一碗!有的妇女为喝一碗浆面条儿,抱着小孩很劲儿的往前挤,孩子的小鞋掉到了浆面条桶里,浑然不知,卖浆面条的人手疾眼快,把鞋子按在桶底,随喊道,哎!来了!又添一味儿!快卖完的时候,眼看就要漏馅儿,把桶盖儿一盖,喊道:不卖了不卖了,剩下的自己吃,挑上挑子就跑了。

  我们每年都要趁着厂里放假,带着孩子各个地方转转看看,买下一年需要的东西,给父亲和孩子们买些心意的衣服,一起看看各地的大马戏, 有飞车的,跑马的,玩狮子大象老虎的,精彩刺激,扣人心玄,观众不时发出阵阵惊呼,和喝彩声,小孩子吓的不时地往大人怀里钻。

  欣赏完了大马戏,再顺着小街道,看看那些杂耍卖艺和玩猴的,一个耍猴儿的牵了两只猴子,大猴子特别调皮捣蛋,主人叫它干啥它偏不干,主人蹲下打它一巴掌,它捡一块小石头儿砸主人头上,主人刚用手捂着头,它又窜上去,打了主人两个耳光,主人气的大骂,日你妈这个死猴子,是你玩我还是我玩你?惹的观众哄场大笑。

  大会进行七天,各地的文艺团体演出结束,人们还沉侵其中,意犹未尽,会场上只剩下各地买货物的延续三天,给人们充足的时间,满足购买力。

  物交会给物质还不算富裕的山城和农村带来了福音,给地方财政和生意人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人民群众各取所需,充分满足购物欲望。也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丰富了人民生活。

  上一篇:谈歌词 下一篇:我骄傲,我是一棵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云顶娱乐场线路检测-云顶集团注册送28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