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 > 散文文学 > 正文

  阳光

  阳光正好,我坐在小竹椅上一边码字,一边听风声、鸟声以及母亲的洗衣声。母亲说: 太阳这么好,该洗的都洗了。 阳台上晒满了母亲洗好的被单,地上晒着洗好的碗筷,围墙上晒着绿油油的白菜。母亲的手真是又巧又暖,充满着阳光的味道。

  母亲的脸庞上却少了那么一些阳光,没有白皙娇好的肌肤,只有岁月满布的沧桑。近日,我很少看见她的笑容。这原因我是知道的,我却无可奈何。女儿年过三十未婚,作为一个传统妇女,且又生活在传统思想根深蒂固的农村,如何能够不忧心?多思伤神,难怪那些白发恣意生长。

  可我只能默默,不敢发一言,也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天不赐良缘,徒叹奈何!惹父母担忧操心,真乃不孝。常想:为什么我们不能坦诚相待?又是什么让我们彼此间筑起了心防?岁月,当真残酷!

  此刻的阳光真好,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母亲洗衣的地方被墙挡着,还晒不到太阳。我愿她心怀阳光,放下思想的包袱,与我一同沐浴阳光,只不知她可情愿?

  此刻,风柔了,只听见鸟儿的鸣叫。不知是不是麻雀,一声一声的仿佛也在诉说着什么心事,我却解不得。每个人的心事或许只有自己懂,如母亲,如我。

  哗啦啦一阵风过,似乎阳光也冷了三分。不禁抬眸,却睁不开眼睛。阳光四溢,灿灿。如斑斓盛开的花朵,那么艳,那么艳。此刻的心情,是沉潜的阳光,缤纷亦绚烂。

  母亲仍旧埋头干活,偶尔走到阳光底下晒一晒她洗好的被单,间或同我说一两句话。我们的交流,仅止于此。明日我远走天涯,只能通过电波偶尔跟她说上几句话,心中明白此刻该同母亲多说说话,却终究无法开口。

  阳光晒的有点热,又想着坐到屋里去,凉一凉。恍然,母亲亦如这阳光,太暖了便觉得热,想避一避。身凉时又想晒一晒,暖一暖。终究,离不得。

  上一篇:淡名 下一篇:记忆里的人胜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云顶娱乐场手机登录-云顶娱乐场线路检测-云顶集团注册送28元 All rights reserved.